最是清明思绪深
2021-04-06 14:58:22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株洲高新区(天元区)融媒体中心 | 编辑:周媛 | 作者:陈朝阳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985

在绵长的雨季里,清明的脚步渐渐近了。这使我潮湿的心更平添了丝缕般剪不断理还乱的浓重思绪。

每年清明节,我都会回家乡扫墓,在袅袅升腾的青烟中寄托对先人的无尽哀思。先人是我生命的源头,他们曾经也是一棵棵枝繁叶茂的大树,他们也在美丽的春天里欢呼着,雀跃着,和春风有过深情的邂逅,有过人生最灿烂的愿景。他们把粗壮的根系深扎在泥土,为幼小的树苗无私地输送养料和水分。小树在他们的荫庇下一天天茁壮成长、开花结果。春华秋实,岁月无情,如水的光阴漂白了他们的青丝。

在逝去的先人中,祖母是我家族中树龄最长的一棵树。祖父在文革中由于家庭成分不好而被下放到农村劳动。繁重的体力劳动以及长期饥饿造成的营养不良使他患上重病,最终在他48岁那年永远离开了我们。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,望着四个儿子年轻的脸庞,祖母从巨大的悲痛中坚强地走出来,毕竟还有两个小儿子尚未成家。那种情况下,她就是儿子们心中的太阳。

1979年,国家恢复招工政策,祖母闻讯立即步行到县城找到有关部门,为四个儿子的工作奔波劳累。晚上没有地方睡,她就缩在别人屋檐下凑合一夜。只是为了四个儿子的前途,她受冻挨饿也毫无怨言,遭过多少白眼,说过多少好话,流过多少眼泪,终于使儿子们的工作都有了着落。其中的艰辛付出、痛苦委屈只有我那慈爱的祖母才知个中滋味!

儿子的工作都安排妥当了,可万万想不到的是我父亲不愿去。因为当时的税务局很冷清,远没有供销社、肉食站等部门红火,而且我父亲已在家里做了十五年木匠,还带了两个徒弟,家中光景还过得去。祖母反复劝说,终于让父亲答应去上班。至今我父亲回忆这段往事,总是满怀深情地说:“要不是我娘,我就是个风吹雨晒的庄稼汉,哪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,对娘的长远眼光我真是佩服不已!"

祖母在药店上班,工资微薄。对于家庭有困难的儿子,她总是伸出援助之手,且从来不说“还”字。两个小儿子年近而立之年还没娶妻生子,她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托媒人介绍,忙前忙后。等到儿子都已娶妻生子,她又全面照看孙辈,让儿子们安心工作。她常说:“吃公家的饭,就要爱岗敬业,尽职尽责,决不能愧对国家。”朴实的话语,良好的家风让儿子们在各自的岗位上都表现出色,都没辜负严母的谆谆教诲。

松涛阵阵,给寂寥的山间送来深沉的回响。细雨纷飞,给祭奠者平添了浓浓愁绪。抚今追昔,往事一桩桩、一幕幕浮在脑海,祖母的音容笑貌宛在眼前。清风啊,请捎去我对祖母以及各位先人的无尽思念,愿你们在天国一切安好!

头条
聚焦
专题
我要报料

  下载APP

bob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