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船形茶
2021-04-12 11:27:30          来源:株洲高新区(天元区)融媒体中心 | 编辑:周媛 | 作者:周卉          浏览量:252

一年四季都能出游,但踏青却独在春天才有。在阳春时节里,从湘潭县城驾车沿涓水一路向南,距离县城三十公里的射埠镇船形茶山上,此时五百亩的茶林已冒出了青青嫩芽。一颗颗细小的新芽儿,仿若初生的婴儿,探着脑袋在观望这个奇妙的人间。

山中的岁月是寂静的,寻常时候自然是人烟罕至。守候着这群山中草木精灵的,也就惟有些鸟雀虫鱼,多么无聊呵!只待一场雨后,梨花白雪,桃枝红雾,不甘寂寞的茶树亦纷纷吐出了嫩嫩的叶子。一夜间,春风所至,山岚野岭间弥漫着淡淡清香。走进这方幽林秘境,满目嫩绿的颜色倾泻,此时茶的心事便再也瞒不住了。

弹指间,这茶山已有三十多年历史。旧年间为开垦茶园,茶山主人千方百计寻找肥源,来到这船形村,将满山荒草杂木除去,再勾勒出这一道道、一层层盘旋的波浪,缠绕着孤寂秀美的山岭。

沿着山路蜿蜒而上,便可感觉鼻息里的空气清冽起来,微微清风在发丝里穿梭。一时间,视野愈发明亮,竟有种乘风直上,群山列阵迎客的感觉。七座山头山体连绵,眼帘中皆是黛青色,翠绿的植被覆盖山体,呈梯田状铺开去,好似一床厚厚的绿被,又如一条飘逸的玉龙,温柔地包裹着大山。

再说采茶也是件苦差。城里人往往只见宣传照上采茶姑娘素衣罗裙,细指纤纤,诗情画意,还以为采茶既轻松又浪漫,然而只有经历过采茶的人才懂其中艰辛。我仍记得童年时与母亲上山采茶,天不下雨便要早早起床,背着竹篓上山,带够了白天要喝的水,在山里一待便是半日。我耐不住那份清苦寂寞,没多久便叫嚷个不停。小小一斤茶叶,捧在手里无足轻重,却已是数万个茶芽儿汇聚而成。

偌大一个茶厂,一天也只能生产十多斤左右的成茶。为了第一锅开园茶,茶园主人足足备了十多天,清洗篾匾、擦拭机械、消毒厂房……虽然大体上只有“杀青、揉捻、烘焙、炒制”四步,但每道工序都是重头戏,决定着茶的品质和卖相,马虎不得。待到柴火点起,芬芳四溢,绿茶的香味在山里蔓延,直沁入肺腑里。

好山好水出好茶。别看片片茶叶小,却承载着乡亲们致富奔小康的梦想。过去,茶园周边村有一些贫困户,茶园主人便会向这些家庭提供采茶、制茶、茶树维护等工作,妇女们得空便来茶厂做工,一年也能挣得万元钱。县域内许多单位和企业都是采购这里的绿茶。不知不觉,我喝船形茶也有两年多,血液里亦流淌着它的余味。

元朝散曲家张可久在《人月圆·山中书事》中写道:“数间茅舍,藏书万卷,投老村家。山中何事?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”。为了赶赴这场一年一度的相约,路上有些许颠簸亦不足道。人生如茶,何不趁着这大好光景,一起去船形茶山呢。那轻柔的风吟,是她在独自哼唱,眼前的那座村落,她已在春风里等候许久。

头条
聚焦
专题
我要报料

  下载APP

bob登陆